<sub id="rjd3h"><strong id="rjd3h"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<var id="rjd3h"><output id="rjd3h"></output></var>

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jd3h"><sup id="rjd3h"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    <var id="rjd3h"><sup id="rjd3h"></sup></var>

            影視短視頻號:5分鐘看完一部電影?誰該為短視頻侵權問題擔責?專家解讀

            “5分鐘帶你看完一部大片”“某某帶你看電視劇”“盤點影視劇中穿幫鏡頭”這些視頻內容,你熟悉嗎?未經權利人授權將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、切條、搬運、傳播這樣的拿來主義算不算侵權?

            近日,73家影視公司視頻平臺關于保護影視版權的聯合聲明,對侵權行為說“不”。

            為什么會有這樣一份聲明?透露出怎樣的信號?又將為短視頻市場帶來怎樣的影響?

            如何促進版權產業有序發展,構建良性的網絡視頻版權生態?

            《新聞1+1》連線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張平,共同關注短視頻盜版問題。

            影視公司發聲明,是正義?利益?還是權益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依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,這份聯合聲明所有的發布者,都屬于視聽作品的著作權人。他們發表聯合聲明是在依法維權,是一個正義之舉,同時也是在主張和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。

            不論長短、不談多少,必須尊重他人著作權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什么樣的短視頻作品涉嫌侵權?依據《著作權法》,使用他人作品無論長與短,也不論使用的多與少,只要你用了別人的創作成果,也就是說相關作品,那就必須得尊重他人的著作權。如果是在法律規定的“合理使用”的十二種具體情況內,則另當別論。除此之外,特別是有商業目的的經商的使用他人的作品,要事先獲得權利人的許可,必須署名,尊重他人的人身權,同時要支付報酬。

            短視頻“搬運工”,究竟怎樣損害了著作權人的利益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1.從著作權法的角度來看,視頻平臺和影視公司本身投入了大量資金去進行視聽作品創作,應該有一定的回報,而有的短視頻平臺的賬號生產運營者未經授權,將影視作品進行任意剪輯、切條、搬運、傳播等,損害了著作權人的利益。如果短視頻作品都不經授權同意,而是把整個利益都留給短視頻平臺和主體,那投資人是無法得到回報的,這對于投資人來說是巨大的損失。2.短視頻切條改編等行為存在不尊重原創現象。短視頻在去切條,或者選擇改編別人的視聽作品時,有時也會有惡搞,或者篡改和歪曲的嫌疑,這種時候對于影視作品原著作權人的理念和價值觀也有一定影響。所以要規范著作權保護,應該讓著作權人自己來行使,他究竟用什么樣的模式來進行傳播。

            誰該為侵犯版權問題擔責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說得直白一些,誰在這里盈利最大,誰就應該承擔責任最多。目前從法律規定來看,對于短視頻平臺、公眾賬號生產運營者、社會公眾這三方面,法律都有可追究責任的空間,但實踐中更多的是追究平臺的責任。因為平臺影響力大,也是最大的贏家。但目前來看,《著作權法》里也給了平臺一個空間,如果平臺不是明知的,而是屬于商業模式使然,由個人或公眾號上載了這些東西,日后可以由權利人去通知平臺刪除,如果刪除了,平臺可以免責,但如果平臺執迷不悟,可能會承擔非常嚴格的責任。另外,如果是一個特別知名的一種作品,平臺就不是屬于“應知”了,而是屬于“明知”,明知道這個作品是未經授權就去傳播,平臺應該有主動審查的責任。

            面對海量的短視頻二次創作,一對一授權不現實,那又該怎么辦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保護影視版權沒毛病,但也要為二次創作留由空間。這個問題也是全世界在著作權保護上困惑的問題,大家都在尋求一種有效的解決方案。在互聯網時代或信息時代,人人都是作者,人人都是使用者,如果都去遵循一對一精準授權不太可能。所以我們在法律上嘗試擴大著作權集體管理機構的權限,可能會引入延展代理。此外,也會通過版稅機制,也就是不用事先獲得授權,只要你用了別人的作品,就有繳納版稅義務。同時還有一些其他模式,比如開放授權等等,當然所有方式的探索嘗試,最終還是要尊重權利人的人身權和財產權,讓權利人的投資得以回報。

            如何看待有些賬號先賺取流量,再變身電商的套路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目前一些營銷號的現狀是拿著別人的作品,或別人的知名度來推銷自己的東西,還有的把未經授權的圖書拿來在公眾號上引入,甚至推銷盜版圖書進行盈利,這種情況明顯是違法的。之所以有這么大的市場,其實也和現在社會快節奏的生活,大家都愿意看短平快的東西有關,但無論有什么樣的需求,都必須要尊重他人的著作權。

            新修訂的《著作權法》,將怎樣進一步保護著作人的合法權益?

            北京大學知識產權學院常務副院長 張平:2020年11月,《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》進行了第三次修訂,并將于今年6月1日施行。這次的修訂,加大了對著作權的保護力度。1.擴大保護范圍。比如將“電影作品、電視劇作品及其他視聽作品”,統一改稱為“視聽作品”。2.加大保護力度。引進懲罰性賠償,除了正常民法填平原則,對于惡意侵權行為,法院可以給予懲罰性一到五倍的賠償。這樣就有可能加大打擊力度,起到對侵權人的威懾作用。期待新的《著作權法》實施,能夠更加規范著作權保護市場。當然,類似侵權行為暫時不會一干二凈,就像這個市場、這個社會一樣,不可能杜絕犯罪,但形勢會越來越好。

            (原題為《新聞1+1丨 短視頻盜版,短視?近視?無視?》)

            短視頻原創作者逾9成被侵權:幾分鐘看整部電影,內容互相搬運

            新華社北京4月6日消息,在短視頻App上,經常能看到一些主播帶你“五分鐘看完一部電影”,或是多個主播換湯不換藥反復演繹同一個“老?!?。短視頻正成為互聯網知識產權侵權的最新高發地帶。有調查數據顯示,短視頻獨家原創作者被侵權率超過九成。

            獨家短視頻原創作者被侵權率達92.9%

            12426版權監測中心發布的《2020中國網絡短視頻版權監測報告》顯示,僅2019年至2020年10月間,就累計監測疑似侵權鏈接1602.69萬條,獨家原創作者被侵權率高達92.9%。

            “新華視點”記者發現,專業從事影視素材“搬運”的賬號層出不窮。在某短視頻平臺擁有38.4萬粉絲的某博主已將時下正熱播的電視劇《覺醒年代》剪輯成數段短視頻發布。該博主作品集全部由各類影視劇截取而成,收獲近五百萬的點贊,其主頁網店中售賣的各類商品達800多件。

            記者以“視頻搬運”為關鍵詞進行檢索,出現了幾百條相關結果,其中不少博主打著“自媒體運營教學”“搬運視頻月入輕松過萬”等噱頭來吸引觀眾,在視頻中傳授“抽幀”“放大”“添加背景圖”等規避平臺審查的技巧。

            相關監測數據顯示,熱門電視劇、綜藝節目、院線電影是被侵權的“重災區”。從短視頻侵權量排名前10的作品來看,口碑較好的經典反腐劇《人民的名義》短視頻侵權量達到26.93萬條。

            記者在某短視頻平臺上以“人民的名義”為關鍵詞搜索,十余個影視類賬號將原劇每集壓縮剪輯為幾分鐘的“精華版”,以“合集”形式發布,播放量少則一兩千萬,多則過億,均未標注視頻來源。

            除了將內容直接“搬運”,短視頻創意和形式的模仿也引起爭議。

            1月24日,知名短視頻作者房琪發布比對視頻顯示,另一位有著470多萬粉絲的短視頻作者發布的部分視頻在創意、文案、場景上與其作品高度雷同,引發網友關注。

            房琪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,不論是法律法規還是平臺規則,對于短視頻是“模仿”還是“抄襲”都存在模糊地帶?!坝械娜擞X得維權是小題大做,有的人甚至認為維權是在‘以大欺小’,但很少有人知道,一條優質短視頻背后究竟要投入多少精力和心血?!狈跨髡f,對維權者來說,時間成本和訴訟成本都太高了,這在客觀上給侵權者留下了“灰色空間”。

            不少業內人士表示,雖然多家短視頻平臺已經設置防抄襲機制,但在互聯網環境中,原創作品被侵權的形式多樣、手段隱蔽、內容分散,給原創保護帶來了更多挑戰。

            屢屢違法的背后是高額利潤的驅動

            近年來,國家有關部門多次約談相關短視頻平臺,要求平臺約束侵權行為,但收效并不明顯。不少“搬運號”被封禁后,換個“馬甲”繼續侵權。屢屢違法的背后是高額利潤的驅動。

            ——影視“搬運號”打著“作品評價”的名義,明目張膽剪輯、“搬運”熱播影片和電視劇,并通過直播帶貨等方式牟取利益。

            在某短視頻平臺上,擁有近130萬粉絲的某博主以“一個電影,一個故事”為名,幾乎每天更新一個裁剪后的影視作品。在其直播間中,多部上映電影不間斷播放,吸引了數百名用戶“圍觀”。在其直播間的“幕布”中,作者引導用戶下載其“推廣鏈接”中的游戲,以賺取相應廠商的“推廣費”。

            還有一些人在制作“搬運視頻”的同時,還通過販售“搬運教程”牟利。在某短視頻平臺上,擁有近60萬粉絲的某博主在直播間以每份99元的價格兜售“影視大咖解說課”;數據顯示,該“教程”已售出400余份。

            有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,當粉絲數量積累到一定規模后,“搬運號”還可通過接廣告任務或直接賣號等方式快速變現。

            ——短視頻侵權素材獲取門檻低,只要幾元至幾十元不等,就能獲得種類繁多的“搬運素材”。

            在淘寶上,通過指定關鍵詞檢索,可以找到不少售賣短視頻剪輯素材的賣家,售價在幾元至幾十元不等。記者在支付30元后,商家系統即自動發貨,這些剪輯素材中包含影視解說、街頭采訪、脫口秀、搞笑視頻等數十種內容,只需通過百度網盤下載后即可直接編輯使用。同時,鏈接中還包含數百個拍攝劇本,其中包括以盜版書籍方式影印的經典電影劇本。

            值得注意的是,為防止“搬運號”的初學者被平臺檢測系統識別出侵權行為,各平臺還有不少賬號教授多種技術手段以幫助初學者規避平臺檢測。

            ——界定短視頻屬于原創還是侵權,實踐中有時存在一定難度;一些版權方維權意識也有待加強。

            “如果你拿我的視頻直接去直播帶貨,我可以直接告你侵犯我肖像權,但現狀是,大部分侵權并非‘直接搬運’,而是以類似于微信公眾號中‘洗稿’的方式模仿原創作者的創意、腳本和文案?!毙掳駜热菘偙O夏之南說,一些短視頻侵權作品的影響力比原作還要大,這些侵權者會認為是幫原作做了推廣,客觀上給原創作者帶來了心理壓力,動搖其維權決心。

            多管齊下解決短視頻侵權問題

            我國著作權法等法律法規對侵權行為的認定做了原則性的規定。法律專家認為,是否存在營利行為可作為侵權與否的重要判斷標準。

            “侵權短視頻的發布通常是以流量變現的方式營利,可形成對原作品的實質性替代?!闭憬髮W光華法學院互聯網法律研究中心主任高艷東說,平臺算法推薦可導致侵權內容傳播得更廣、更快,對權利人造成更為嚴重的損害,因此這類作品通常不在著作權法規定的對原作品“合理使用”之列。

            高艷東建議,一方面有關部門要降低原創作品權利人的維權門檻和維權成本,如通過明確侵權作品的性質、建立侵權損失評估標準等方式實現;另一方面要考慮推出優化授權許可模式,如通過建立影視作品著作權集體管理組織、引入知識共享協議模式等方式實現。

            還有一些業內人士認為,即使當前技術手段無法對短視頻侵權行為提供有力支撐,短視頻平臺也應力挺原創?!拔覀凂R上就要進入5G時代,短視頻創作量會越來越大,平臺有義務保護原創作者的創新動力?!毕闹系热私ㄗh,相關平臺要建立有利于原創作者的維權渠道,提升平臺的公信力。

            “為強化著作權保護,2020年11月11日,我國著作權法進行第三次修改,對侵權行為情節嚴重的,可以適用違法經營額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的懲罰性賠償。同時,將法定賠償額上限由五十萬元提高到五百萬元?!敝心县斀浾ù髮W知識產權研究中心主任曹新明建議,司法機關在面對權利人提交的訴訟申請時,要在立案等環節予以必要協助,這不僅能夠提升公眾對知識產權的保護意識,也能夠震懾相關侵權者。

            (原題為《短視頻原創作者逾九成被侵權:五分鐘看完一部電影、內容相似互相“搬運”……》)

            天狼影院A片在线中文版播放_2828日韩做爱视频_免费国产直接看片app_色八A级在线观看
            <sub id="rjd3h"><strong id="rjd3h"></strong></sub>

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rjd3h"><output id="rjd3h"></output></var>

                  <optgroup id="rjd3h"><sup id="rjd3h"></sup></optgroup>
                  <var id="rjd3h"><sup id="rjd3h"></sup></var>